丝瓜app扫码下载

夏子轩的话,问出了场人的心声,立刻,所有的夏家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吴百岁。

吴百岁迎着场人的目光,掷地有声道:“西原首富算什么,西原市所有人的财产加起来,都远不如我!”

吴百岁真正的资产,就是吴家,都不清楚,这是一个巨大的秘密。

吴百岁说这话,也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他确实是有数不尽的财富。

只不过,在别人听来,这话就是太不切实际了。

刚才还笑眯眯的黄贵兰,一听到这,笑容顿时就凝固住了,她刚才言之凿凿,信誓旦旦,坚定地认为吴百岁就是牛逼逆天的宝藏女婿,可突然听到吴百岁这话,黄贵兰忽然有了一种被人打了一棒的感觉,怎么感觉这吴百岁,还是那个让她万分熟悉的语出惊人的傻子啊?

黄贵兰有点害怕了,怕这一切美好,只是个梦!

而夏子轩,一听吴百岁的话,眼睛倏然就放出了光,他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傻子吴百岁,他的信心又回来了,立刻,夏子轩就对吴百岁嘲弄道:“哈哈,你这傻子,你知道我们西原市有多少人口吗?你知道西原市大家族有多少财产吗?你知道所有人财产加起来是一个怎样的天文数字吗?你要是不说这句话,我还差点就信了你,现在我算是看明白了,原来你还是个傻子,你今天就是在这里故弄玄虚的。”

越说越兴奋,夏子轩心里憋的怨气,现在已然一扫而光了。

其他夏家人,也猛然回了神,刚才黄贵兰的话,确实将大家震得没法反驳,但现在,吴百岁一句话,似乎就暴露了他依旧是傻子的事实,于是,大伙儿都来劲了,纷纷开始嘲讽吴百岁:“妈的,害我一开始也差点相信了,没想到这傻子还是在吹牛。”

“是啊,傻子就是傻子,你看吹起牛来都一本正经有模有样的。”

“看来这次的事情,并不是这傻子操办的,反正我是不相信他了。”

女人如花之君君

之前大家确实找不到理由反驳吴百岁,他们都不得不面对那个他们不愿接受的现实,但是现在,大家都宁可相信这事是另有原因,也绝对不会再信吴百岁。

别说其他人了,就连夏沫寒都被吴百岁的傻话给惊醒了。刚刚,她一直沉浸在美好的幻想里,她感觉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因为她的老公是个宛如盖世英雄一般的顶天男子。可现在,清醒过来,细细一想,这一切确实太不符合实际了,吴百岁一个傻子,怎么会突然变身?他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有些事细究起来,根本就没法解释,夏沫寒也有点慌了,怕吴百岁又变成原来那个傻子,她连忙拉了拉吴百岁的衣服,小声劝道:“好好说话。”

吴百岁漠然扫视场,凛冽大喝道:“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下,我…”

轰!

话还没说完,吴百岁的喉咙仿佛被什么给堵住了,声音戛然而断。他的头,毫无预兆,突然变得剧痛无比,仿佛有无数只白蚁在他脑子里啃咬吞噬,又好似有熊熊烈火在他脑里大肆焚烧,他痛苦,难受,灼热,狂躁。

他再也受不了了,整个人突然像是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他冲到了大堂里的大鱼缸边,然后猛地将头栽了进去。

他把他整颗脑袋,都浸泡在了鱼缸的水里。

“哈哈,大家快看,吴百岁又发疯了。”夏子轩幸灾乐祸地大声喊道。

伴着夏子轩的一声大喊,整个清风斋大堂,瞬间就沸腾了,很多人不禁惊叫出声:

“我去,他这是要干嘛啊?是想吃生鱼还是喝水啊?”

“我感觉他这是想洗头啊!”

“天哪,这傻子犯起病来也太吓人了吧?”

“太恐怖了,上次犯病用头撞墙,这次犯病用头泡鱼缸,他可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清风斋,骚乱不已。

二十分钟后,吴百岁被精神病医院的车强行带走了。

连同一起带走的,是夏沫寒的希望。

夏沫寒在这一瞬,彻底绝望了。

梦有多美好,破碎起来,就有多残酷。夏沫寒如果一直对吴百岁不抱希望,现在的她,也不至于有这么这么的难受。

可是该死的,她夏沫寒就是信了吴百岁啊,她以为,她的老公终于不再是傻子,她以为,她的老公变成了完美无缺的男人,她以为,她获得了此生最大的幸福,她甚至为吴百岁而怦然心动了。然而,她如何能料到,这一切都是假象,都是假象啊!

幸运之神原来根本不会眷顾她,眼下摆在她面前的现实就是:她的老公吴百岁,就是个傻子,是个只会说大话惹笑话的傻子,是个能够干出疯狂傻事的傻子。

这一现实,巨大的反差,击得夏沫寒几乎摇摇欲坠。

她目光空洞地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心如死灰。

“对不起大家了,吴百岁这傻子,真的是太不像话了。这一次,我要把他一直关在精神病医院,不让他再出来惹是生非了。”说话之人,是黄贵兰。

此时此刻,比夏沫寒更加崩溃的人,是她黄贵兰。

黄贵兰现在的心情,没人能体会。

她刚做了一个豪门大梦,转瞬就破碎了,这是第一大打击。

更操蛋的是,刚才她毫不犹豫站到了吴百岁那边,对着夏家所有人恶言相向,破口大骂。甚至她还当众指责了老太太。她犯下了弥天大罪啊!

黄贵兰惶恐至极,后悔不迭,可是骂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她只能赶紧转换态度,低声下气向夏家人道歉。

夏家一众人,都被黄贵兰这变脸速度给惊到了,不过,她的道歉,没有人会接受。

啪!!!

老太太走到黄贵兰面前,毫不客气扇了她一巴掌,并怒声斥骂道:“废物东西,老婆子我虽然年纪大了,但我眼睛还没花,我看人还是很准的,吴百岁就是一个没用的傻子,现场任何人都可能设计这一切,唯独他不行,我就打心底里不相信他。你倒好,还以为自己女婿一跃成龙了,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这亏得你没钱,要等你以后真的发财了,你是不是就要动手打我了?”

老太太动大怒了,她这回是真的很生气,一来吴百岁在这一折腾,让不少人看了笑话,二来,黄贵兰竟胆大包天,当着夏家所有人的面公然指责她,让她威严大损。这如何能不令老太太震怒。

黄贵兰双腿一软,跪在了老太太面前,哽咽道:“我错了,老太太,我一时鬼迷心窍,说错了话,我不是故意的,求你不要介意啊!”

这一刻的黄贵兰,卑微又可怜,但,没人会同情她,她今天可不单单是得罪了老太太一人,她是得罪了夏家一大群人。

夏家人的怒火,集体爆发,在黄贵兰跪下后,无数的唾沫星子就朝她喷了去:“黄贵兰就是一个财迷,这种人见钱眼开,有了钱谁都可以不认,还敢当众顶撞老太太,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是啊,你还真以为自己能捡到金龟婿啊,就算你女婿牛了,你也不能翻脸不认人啊!”

“这就是一个吃里爬外的东西,这种人,就不配待在我们夏家。”

刹那间,黄贵兰就仿佛成了千古罪人,被夏家所有人攻击谩骂。

原本已经失魂的夏沫寒,突然看到自己妈妈跪在地上被这么多人骂,她立刻就慌了,她连忙起身,跑到老太太跟前,对老太太求情道:“奶奶,我妈就这性子,但她真的没恶意,请你不要怪她。”

老太太瞪着夏沫寒,痛斥道:“你还有脸说话,一个傻子你都管教不好,你看他又闹出什么事了,你为什么老要让人看我们夏家的笑话?”

今日,是夏家的荣光之日,夏家在西原总算是彻底风光了一把,可半途突然被吴百岁这傻子胡搅一通,搅得老太太心烦气躁,火气飙升。

“对不起。”夏沫寒的心,比谁都苦,可谁又会在乎她的心情呢,她强忍着泪水,对老太太致歉道。

老太太的气一时难消,她很想再狠狠教训这母女俩一番,但见每一桌的帝王宴都已上,服务员都站在一边看着,老太太又忍住了,她不想一直让人看笑话,于是,她皱着眉对黄贵兰说道:“起来,回家族再处理你们家的事。”

说完,老太太对着场吆喝了声:“都上桌吧!”

虽然,到目前为止,真正的谜团还没解开,大家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安排了这一切,但不管是谁,能搞出这么震撼的排场,此人身份必定尊贵,老太太当然不会拂了这种人物的面子。这顿饭,他们夏家一定要好好享用。

一听老太太的话,在场的夏家人,立即分散,找好合适的位子坐下。

夏沫寒和黄贵兰,也苦着脸,找了个边上的位子坐。

可是,她们刚坐下,老太太就发话了:“你们一边站着去!”显然,这份荣耀,老太太不想让夏沫寒母女沾到。

知道老太太正在气头上,夏沫寒和黄贵兰不敢反驳,只能乖乖站到一旁。

见这母女跟罚站的小学生一般,站一边,没资格上桌吃饭,夏家众人又忍不住幸灾乐祸,大肆嘲笑。

夏沫寒和黄贵兰的颜面,彻底丢尽。

“好了,别理她们了,扫兴,都开吃吧!”老太太再次发话。

这时,门口的迎宾,突然恭敬地大声喊道:“御庭集团老板冯胜利,到!”

“华风科技有限公司总裁苏文科,到!”

“欧皇传媒集团董事长赵天龙,到!”

“万寿金融公司老总彭润至,到!”

“康泰药业公司董事长蒋学民,到!”

“昌盛集团副总裁杨建业,到!”

“清风斋大老板秦素素,到!”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