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最新地址全集在线观看

……..

丰都位于中州正中,而王城,就在丰都的正中,坐北朝南。

王城之外,是占地巨大的空旷广场。

广场之上是一块块条纹分明,宛如白玉一般的石板铺彻而成,这种白玉石板产自幽州群山,不但坚韧而且美观,铺彻而成更浑然一体,便是消融的雪水,都没有一丝能渗入地下。

王城之外,日日有披甲执锐,骑乘宝马的神机营精锐看守,王城高耸的城楼之中,还有东西厂的高手日夜轮班,看守极为严苛。

即便是韩尝宫的马车,来到此处都要经过重重检查。

“韩大人,得罪了。”

放下车帘,一着黑甲的小将躬身退去。

韩尝宫摆摆手,眸光看向王城。

丰都是大丰中枢,王城,更是大丰气运汇聚之地,在他眼中,宛如一只吞吐日月的神龙一般,神圣而浩荡。

他曾走过诸国,没有任何一国气运能够与如日中天的大丰相比。

大丰气运浩荡堂皇,大丰国运本来如日中天,仍有至少四百年国祚。

短发萝莉美女吊带香肩牛仔裤长腿花丛唯美写真图片

但是……

韩尝宫幽深的眸光之中闪过一丝阴霾。

“到底是什么,在影响国运…….”

看着巍峨王城,韩尝宫心中喃喃。

大丰气运烈火烹油,即便丰都城前一战失了威严,却也无损国本,但是,他却能看到,这如日中天的国运,在流逝,在消散。

这个幅度很小,即便是他,也是多次推演国运之后方才发现的。

但气运本就玄之又玄,国运更是难尽知,他能推演出国运兴衰,却也不可能具体到方方面面。

更不可能细微的知晓所有原因。

踏踏~~~

马车驶过白玉般的护城桥,穿过正门,向着大殿而去。

空旷的大殿之中,肃穆尊贵。

韩尝宫的影子拉的老长。

王座之上,丰王摆手:

“赐座!”

两个太监当即搬来椅子。

“谢王上。”

韩尝宫微微躬身,坐下。

“韩卿不该以身犯险。”

丰王微微叹了口气,神情有些哀伤:

“你与太师皆是寡人的潜邸之臣,太师已离寡人而去,若你也有个万一,寡人,便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王上节哀。”

韩尝宫眸光也微微一黯。

他与姬重华相交多年,虽然政见不一,他也颇为瞧不上自己,但多少也有交情。

他出关之后还曾去见过姬重华,可惜姬重华想来不信风水气运之说,他也无可奈何。

“韩卿见过那道人,可有所获?”

丰王面色沉凝,淡淡开口。

韩尝宫也不隐瞒,将两人见面之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那道人对韩卿倒是颇为友善……”

丰王眸光泛起一丝涟漪,见韩尝宫面色不改,转而道:

“韩卿可曾看错?那道人成神脉绝无问题,天寿却仅一甲子而已了?”

“或有出入,大致却是如此。”

韩尝宫微微点头,道。

“一甲子,一甲子…….”

丰王轻敲椅背,神情微妙,若有所思。

他自然是极相信韩尝宫的,他之所以从一个无心王位的落魄王子走到今天这般地步,韩尝宫出力极大。

只是天寿仅有一甲子。

莫非那道人没有突破神脉?

“王上!”

见丰王沉思,韩尝宫沉默片刻,还是开口了:

“微臣闭关一年多,已然推演过七十三州地运,除却中州之外,诸州之中有蛟龙七十二,其中,有化龙可能之蛟有梁,幽,至,燕,齐五州…….”

自得见国运飘摇,他这一年多闭关,便是在为丰王窥视地运,寻觅潜龙。

啪嗒~

敲击椅背声一顿,丰王眸光垂落,泛着冷凝之光:

“梁州皇觉寺,幽州大龙门,至州真罡道,燕州极神宗,齐州,万剑山庄…….果然,是这五大宗门最有威胁……”

大丰武林之强盛是诸国之冠。

这五大宗门皆有神脉坐镇,其中万剑山庄的沐清丰更是兵器谱排名仅次于六狱魔宗庞万阳的盖世高手。

名头比皇觉寺一休老和尚还要来的大。

“各地蛟龙虽多,梁,幽,至,燕,齐五州潜龙更有蛟化龙之势,然而,只要国运稳定,蛟龙也罢,潜龙也好,都绝无可能威胁我大丰!”

韩尝宫神色肃然:

“诸州之所以能化生潜龙,不外乎是我大丰国运动荡,反补地运所出…….”

丰王抬眉,眸光深处泛起深深涟漪:

“依韩卿之意,应当如何?”

“第一,与金狼国将起之战,要罢手,二,则是王上要弃收天下刀兵之意,三,轻徭役,薄赋税,施恩于民……..”

韩尝宫一下站起身,洋洋洒洒说出十条来。

丰王从善如流,一一着人记下:

“韩卿所说,寡人颇为赞同,只是具体如何,还要在明日朝堂之上,与诸臣共论才是。”

“那是自然。”

韩尝宫微微拱手:“微臣不过一术士,具体如何施政,自然要又陛下与诸位大臣定夺。”

说到此处,韩尝宫顿了顿。

继而直视丰王,道:

“二十年国无战事,天无大灾大难,四海升平,国运之所以动摇,绝不在于外,而在于内!

王上,臣请让臣推演王城,

寻出国运动荡之罪魁祸首!”

铿锵之音落地有声。

之前连听十条都点头赞同,从善如流丰王,在此刻,却一下变了脸色。

呼!

空旷的大殿之中,似有狂风皱起,吹的韩尝宫朝服猎猎而动。

丰王垂下眼帘,遮住锐利眸光。

片刻之后,才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声音平静的无有任何感情:

“不准!”

“王上!”

见得丰王如此,韩尝宫瞳孔一缩,心中陡升巨浪。

一个极为不可思议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闪过:‘难道他知晓什么?’

“韩卿,你一路奔波,回去歇吧。”

丰王以手托额,淡淡道。

韩尝宫眸光一凝,只觉大殿之中突然有些阴冷,光线透过屏风落在丰王身上,显得有些阴晴不定。

头一次,他感觉到有些陌生。

“臣……”

韩尝宫拱手,低头:

“告退!”

大殿中恢复了平静,许久许久之后,一声长长的叹息声乍闪即灭:

“寡人…….”

……..

隆冬之际,南梁城中却颇多热闹。

尤其是重新开张之后的仰啸堂,更是人满为患,吵吵嚷嚷声中,几个小二忙的脚踢后脑勺,浑身大汗。

铁山懒洋洋的靠在柜台之后,百无聊赖的打量着酒楼之中的客人。

自上次与安奇生分别之后,他重开仰啸堂已经三个多月了,除却将一众被人威胁,恐吓的带走的厨子们给拉了回来之外,其他也没有废什么手脚。

仰啸堂的酒菜本来就是顶尖一流,便是王城之中也未必比得过,加之数月以来,安奇生名声大噪,每日里前来南梁县的武林中人都不知有多少。

仰啸堂之中的客人,自然就更是不少了。

啪!

酒楼正中,简陋搭起的高台之上,一个说书先生一拍醒木,大喝一声:

“那绝世魔头丰青玄单人单刀而来,一路杀了那是好多高手,连皇觉寺的诸位高僧都被这魔头所杀!

侠王爷又被暗算重伤,情况一时紧急,侠义门前群雄可谓是人人自危!

正在这时,只听一声龙吟破空,远处官道上那是风尘滚滚啊!一道人,一红马啊,是,绝尘而来!”

啪!

醒木拍桌!

那说书先生一抹胡须,含笑拱手道:“各位看官,欲听分说,还请明日轻早!”

“吁!”

酒楼之中顿时一片嘘声。

有客人一拍大腿:“老齐,你特娘的,断这里糊弄老子,不怕老子把你撕吧吃了!”

“就是,就是,咱们这么多人,怕不是一人一口唾沫就能将你淹了!”

“老齐,你特娘的想要赏钱就说,糊弄鬼呢!”

“赏了!”

其他客人也都笑着叫骂,但却也没人闹事。

一来,听说书本就是个乐子,二来,这说书先生老齐,可也不是个善茬,能走南闯北说书的,没两下子怎么行?

更重要的是,这里,是仰啸堂。

虽然血魔的名头已经在丐帮,侠义门,皇觉寺等名门正派的传播下被洗掉了,但可不会有人忘记,这位爷的名头,可是成千上万人的命给抬起来的。

是以,一阵笑骂之后,催促的催促,叫嚷的叫嚷,还有不少人随手丢了大把铜钱上去。

“嘿!”

那说书先生一抖手,漫天飞舞的银钱便被他一下兜在了袖口。

“好,老齐这手漂亮!”

有人不由叫好。

之前打赏银钱的豪客何止二十人,各个方向,散碎银钱,一下兜住可不是谁都能办到的。

“谢各位爷的赏!”

说书先生先是拱手谢过,又是‘嘿嘿’一笑:

“说书人的事,能说糊弄吗?”

铁山也是一皱眉,也想催那说书先生,突然眸光一撇,看到几道人影窜了进来。

“咦?”

铁山惊疑一声,就见两个小家伙跑了进来。

虽然许久没见,但他还是一眼便认出来,这俩小家伙,正是姜婷婷与张昊昊。

“铁山,好久不见了。”

他刚想起身,一只手掌便落在了他的肩膀,轻拍了拍。

他回首看去。

就见不知何时,一个白袍道人已经立在他的身侧,此时,正含笑看着他。

Tagged